恒达平台注册_恒达平台代理_恒达代理注册【官网登录】

【恒达代理平台】“硬核”赛车队在上海交大刮起速度“旋风”

赛车这一“豪门必备”的项目,如今在多地高校呈现出“四处开花”的“接地气”状态。它不仅在校园里刮起一股速度“旋风”,还为我国汽车工业培养了一大批可用、实用、好用的青年创新人才。

“从车子的设计、制作,再到后期的参赛、修车,全都我们自己弄。”上海交通大学赛车队队长汤王豪可能是整个上海交大学生社团招新时最“拉风”的一个。招新那天,赛车队直接把自己搭建的半成品赛车拉到了现场,“话不多说,高转发动机直接拉到1万多转速,瞬间达到碾压全场的效果”。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与很多其他高校的赛车队不同,上海交大是一个没有汽车工程专业的“双一流”。它的赛车队,由来自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密西根学院、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医学院、农村学院等爱好赛车的同学们共同组成,而他们目前的指导老师,则是从华为公司转行来的、上海交大学生创新中心教师薛万坤。

很多学生在这里,把对赛车的兴趣,转变为自己未来的“事业”。“他们几乎一年四季都待在这里,纯粹兴趣驱动创新。”薛万坤告诉记者,赛车队里诞生了立志为国家建造核潜艇的直博学生,诞生了因为爱车考了“德福”去德国学习更加先进造车技术回报祖国的学生,还诞生过整个宿舍一起直博的“学霸组合”。

这两天,正值寒假期间,赛车队的20多名成员很多人决定“不回家”。从这个假期开始,他们要投入到紧张的单体车壳、车身架构的设计工作中。此外,还有动力组、底盘组、算法组等多个小组的成员要开始新一轮的新车架构准备。

“别的实力强劲的老牌赛车学校,有约40名队员投入四五个月时间完成一台车;我们是20多个队员,投入全年的时间完成2台车。”薛万坤从去年10月接手赛车队事务,学生们对于赛车的“热情”曾一度令他这个长期从事芯片研发工作的科技男都感到咋舌,“我们没有汽车工程专业的老师,他们造出一台车,全靠上一代学长带下一代一起做。”

薛万坤曾亲眼看着这帮学生在一个40多平方米的小教室里铺上炭布,从淘来的一些简单的原材料,到一点一点地把赛车需要的零部件装配起来。令他惊讶的是,上海交大作为一个没有汽车工程专业的高校,竟在一些德国汽车厂商那里有了“备案”。每年,赛车队的很多队员,都会提前被全球知名的汽车厂商“预订”,邀请他们从事汽车研发工作。

高校赛车界的“传奇”,从来不止在一所学校间流传。薛万坤见过同济大学赛车队自己造的赛车,在进行百公里加速测试时,据称跑出了与保时捷赛车同等竞赛条件下“差不多”的成绩;他入局后,曾听说清华大学的赛车队,曾在2017年仅凭借10个学生的力量把整台赛车的单体制造出来,“清华参加赛车大赛时,还曾因为人手不够,赛车队长一个人推着车去其他赛车队里找人帮忙一起修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即时修车”从来都是学生们不得不在比赛中面对的一项“粗活儿”。而这项工作,恰恰把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学以致用”发挥到了极致。

2019年中国大学生方程式赛车大赛在湖北襄阳举行,当时正值国庆假期后的第二周,襄阳下雨且湿冷。“好几天时间,几乎没怎么睡觉。”汤王豪告诉记者,大赛那几天,上海交大赛车队的队员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会,7点开始参加比赛,晚上11点半离开赛场,半夜12点半还要再开一次会,1点半左右才能洗漱。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蒸发”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蒸发”【恒达登录注册】【湖南恒达集团有限公司怎么样】

很多人看不明白,“赛车”不就是上赛道跑上几圈而已的事儿吗?一个比赛哪里至于要比一整天甚至好几个整天?原来,一部学生自己设计的方程式赛车,会在雨天环境中面临很多不同的问题。比如,襄阳下暴雨,用帐篷搭建的停车房容易被雨打垮,工具箱和车内的很多电路板因此无法再使用,队员们需要现场焊接电路板。“打着伞,吹两个小时电吹风,才能把刚刚焊接好的电路板吹干。”汤王豪说。

此外,还有“赛前车检”,这项检查内含118页共计1000多条细则,只有赛车的所有条件全部经检测合格后才能上赛道。裁判只要说一句“不行”,队员们就要通宵达旦地对自家赛车进行修葺整改。10天的比赛时间中,前3天基本都要花在“现场改车”上。

“疯狂改车,工作量极大。”汤王豪记得,上海交大赛车队在第三天下午5点才完成了车辆所有整改工作。而当时,西安交大的赛车发动机坏了,按照比赛规则不能把车身带离赛场,这支队伍只能扛着发动机回酒店连夜修改,“他们整整一个晚上都在修车,半夜还来找我要了一些零件。特别佩服他们”。

汤王豪告诉记者,赛车场上没有专科、本科,没有985、211大学之分,所有的赛车队伍只凭车子质量和速度“说话”,“从专科生,到研究生、博士生,全都在一起琢磨车子,我很喜欢这种状态。”

上海交大赛车队的技术总监魏峥,今年和全寝室的舍友们一同直博了。他告诉记者,赛车队的这份“事业”,真正让一群站在高处做研究的大学生,“沉”了下去,“一群学生,不仅会设计、焊接,还能自己造一台车出来。这才是真正接地气的创新”。

2020年,受疫情影响,赛车队的队员们大多被关在家里。但即便如此,同学们也没有停止工作,他们通过线上代码托管,把赛车设计工作持续推进下去。设计完大样,到了“装配制造”环节,这群来自不同专业的大学生要开始动脑筋找不同的工厂进行汽车的加工装配。

“要跟着车间师傅在工厂里一起干活儿。”魏峥说,自己和技术门类的队员们整个暑假经历了“水深火热”,他们常常要从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复合材料车间,转战到五六十摄氏度的高温焊接车间,“课余时间,寒暑假时间,还有晚上的睡眠时间,都要花在赛车上”。

基本技术之外,同学们还要负责创新。“对赛车里面的一些新技术、新材料,我们会去做实验,也会对发动机进行标定实验,然后控制电机。学校里各种跨学科、跨专业的实验室、实验平台都被我们使用过。”

据悉,在2019年中国大学生方程式赛车大赛中,没有汽车工程专业的上海交大“草根赛车队”拿到了总成绩全国第十的名次。“2021年,我们想冲进全国前五。”汤王豪说。

王烨捷 魏其濛 何艾迪

责任编辑:迟佳

【恒达官网】【恒达登录测速注册】

确保大学生“想回回得去”“想留留得下”

确保大学生“想回回得去”“想留留得下”

点赞